悦酱桃_

(*/∇\*)这里悦酱✨
本命咩喋~白秦
叶黄~南孚
周翔
↑↑↑害羞体质
٩( 'ω' )و 自家大旗摇起来
微博:悦酱桃-猫草


来戳我啊💓💓💓

《命运微光》西元同人文 季风之隐

《命运微光》西元同人文
by:Jasmine陶悦


我陷入一个怪圈。
一个求之不得的怪圈。
我爱他,他爱她,她爱别人。
我在这个圈子中固执地走了一遍又一遍,
甜蜜又痛苦,
画地为牢。


再见季风之隐,是我再次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
我看西元这部漫画,深深迷恋那道银发身影,却不想真的再次与他相遇。
因为我知道他喜欢叶冰瑶。
瑶瑶是个好姑娘,她喜欢葳斯基,万分喜欢。
她美好而不自知,而我自知不美好。
我没有瑶瑶善良,没有瑶瑶漂亮。
所以我自卑。
可我喜欢季风之隐,为他卑微到尘埃里,却忘了我最初想要的是什么。


这是我和季风之隐相遇的第四十九天。
他一如既往地冲死皮赖脸的我吼:“唉,你能不能不要再跟着我了。”
第四十九天了,约等于一点六三三个月,一千一白七十六小时,七万零五百六十分钟,他依旧没有记住我的名字。
我冲他笑得没心没肺:“唉,我都缠你这么久了,你怎么还没记住我的名字。”
季风之隐深深地吐了口气:“姑奶奶,算你饶了我行不,我真的没有那么多时间跟你耗着。”
他顿了顿,眼底闪过一丝期冀,“瑶瑶,她还在等sky回来呢,我怎么能让她失望。”
我忽然觉得心很空。
我冲他笑笑:“如果我知道葳斯基被关在哪儿呢?”
季风之隐的眉头猝然一蹙,狐疑地看着我:“你,该不会是火星派来的间谍吧?”
我讨厌问句,它比陈述的语气更伤人,怀疑中伤我之后还要再向我确认一下伤口够不够深。
我深吸一口气,努力使自己心底翻涌的疼痛镇定下来
,迎着那对让我窒息的金色眸子:
“我想,见见叶冰瑶。”
看看她究竟哪里深深吸引着你。


我不是个善良的女人。
至少我自己是这么认为的,我不会像电视剧里的白莲花女主一样靠温柔娇弱貌美善良博得男主喜爱,
也许我血液里流动着的是狮子座特有的骄傲征服欲,
但我绝对不会插足别人的感情做那个最不光彩的第三者。
假如季风之隐和瑶瑶相恋,我肯定不会像姬怜美对待葳斯基和瑶瑶那样阴狠拆散做其间的第三者,那是求而不得的、最卑贱的姿态。
但我一定不会祝福他们,因为我的心也会疼,
得不到所以伤心难过,会嫉妒但绝不破坏。
——很长时间以后,我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
季风之隐是我所深爱的男主角,他像所有的男主一样优秀,一样完美,一样……深爱着女主,
可悲的是我,和他不在一部电视剧里,还扮演着配角。


如我所料,季风之隐拒绝了我的要求。
他说,“你还是身份不明,我要保护瑶瑶的安全。”
我说,“那你就跟她传一句话,”
他金色的眸子盯着我,眼底翻涌的情绪看得不真实,
“问她想不想回到樱花树下的那一刻。”


瑶瑶亲自来找我了。
她一如既往的天真善良,晶蓝色的眸子漂亮的要滴出水来,一见我就兴冲冲地问,“你是哪个地方的?怎么也穿来了?”
真是个傻姑娘。
“H市,我是第一中学的。”我淡淡应她,眼光却不自觉地瞟向她身后那抹银色身影。
“你跟我一个市啊。”她笑得像冬日里的暖阳,连我都不自觉地被温暖。
原来这就是她的美好,温暖的让人想靠近;
而我从不是这样,我就一只刺猬,把所有靠近的人都扎的遍体鳞伤。
可我却心甘情愿地把自己柔软脆弱的腹部袒露给我爱的人,
哪怕他下一秒就拿着淬了毒的匕首扎进来。
我冲叶冰瑶笑,笑里带着少有的温度:
“我知道你和他的全部,包括你是怎么穿越到这儿来的。”


我把前因后果跟瑶瑶叙述了一遍。
这个柔弱却不脆弱的姑娘决定去寻找她所牵挂的人。
命运的轨迹本应如此安排,
我说:“既然我来到这里是个意外,那么原本的轨迹肯定有所改变,火星那边应该会有陷阱。”
瑶瑶目光很是坚定,“我不怕那些,”她声音忽然有些哽咽,“……我只是害怕他忘记我。”
看,每个看似坚不可摧的姑娘都有软肋,
我也一样,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瑟瑟无依,害怕被所有人抛弃。
只是我的身后没有一抹温柔的银发身影把我圈进怀里,轻声安慰。
我的眼睛蓦然酸涩得厉害。


“那么危险的事情,你为什么要告诉她?”,季风之隐眼神凛冽,
“鹿子悦,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
我第一回听见他唤我的名字,清冷灵俐的低音,在我心里百转千回,
尽管他言语间满是威胁。
我有些疲惫的笑:“命运本就该这样,不是吗?瑶瑶迟早会知道的,”
“况且越多拖一天葳斯基的危险就越大,他们不需要经历那么多的生离死别。”
我轻轻向后退了一步,眼底溢满哀伤,
“说到底,你还是不信我罢了。”
我最后的哽咽在夜风里消散,无影无踪。
银色的身影无声离去,
我终于倚着墙无力地滑坐在地上,泪流满面。


我不知道季风之隐为什么会忘记我,
也许是因为他身上的魔鬼印章,我一次次拼尽全力和他重逢,而他一次又一次遗忘我。
明明……我们说好一起去看星云的。
骗子。


季风之隐来找我了。
我以为他想起来了什么,
可是他说:“鹿子悦,我希望你能和我们一起去火星,”
“你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所以只有你能帮助我们,”
他说,“拜托了。”
我想笑,想疯狂地大笑,可是嘴角溢出一抹悲伤的弧度:“好,我答应你。”
我依旧没法拒绝他的要求,尽管他不记得我,不记得那些约定了。


我参加了紧急特训,
MICO博士在为我进行身体检查的时候,她对我说:
“小悦,你喜欢阿隐。”
连情敌都看出来我的心思了。
“恩。”我没什么不敢承认的,我喜欢季风之隐,光明磊落,凭什么藏着掖着。
她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我可不是你情敌哦。”
?!
“阿隐呀,我可一直把他当做弟弟看呢。”她玫红色的明丽眸子盯着我,“你知道吗?不是亲情,胜似亲情。”
我觉得我多年以来的稳定神经出现短时间波折。
——MICO居然不喜欢季风之隐?!
这个爆炸性信息把我弄得头晕眼花,我狠狠扭了一下自己。
唔,真疼。
看来不是做梦。
MICO看着疼得呲牙咧嘴的我哭笑不得,“鹿子悦,你是智障吗?”
“滚蛋。”我一个抱枕砸了过去。
她接过抱枕,敛了敛笑意,正色道:“鹿子悦,你真的想好了吗?去火星?”
她纤长的手指点了点桌上的检查结果,
“我从来没有拿自己开玩笑的习惯。”我翻身从床上起来,“麻烦你了,保密。”
桌上白纸黑字,赫然写着几个字——先天性心脏病。
MICO叹了口气,
她拿起打火机,火苗跳跃,火舌舔舐着脆弱的白纸。
明知死亡咫尺,仍有飞蛾扑火。


命运的轨道越偏越远。
我们居然成功的救出了葳斯基,尽管他还在沉睡,尽管我和瑶瑶的肩上都挨了一枪。
飞船上,瑶瑶拿出光疗器准备自己治疗,却被季风之隐夺过:“我来帮你。”
他的话语满是心疼。
我的心更疼,躲进卧室。
我不会用光疗器,肩上的灼烧感愈演愈烈。
疼。
额头有大颗汗珠滴落。
我死死咬住被角,不让自己发出呜咽声。
要坚强。我在心里说,这点小伤不算什么。


飞船终于驶回。
MICO把失血过多的我从飞船上拖下来时,我还有意识。我自己嗑了大把的止疼药。
我看见季风之隐看我的眼神满是心疼……
有谁看到一身血的人不会心疼?我晕过去之前这样想着。


“你们之间肯定有故事,”MICO从手术室里走出来,看着门口的季风之隐,
“她真是不要命了,再晚一个小时回来,我也不需要穿这身手术服,直接来一套送葬礼服就OK了。”
季风之隐眉头紧锁,“她……”
“哎呀,有你姐姐我在,肯定没问题啦。”MICO展颜一笑,她拍了拍季风之隐的肩膀,“跟我来。”
……
季风之隐握着手中的体检报告,他的手有些抖,
“先天性心脏病”深深刺入他的双目,
“什么时候的事?”他深吸一口气。
“你们行动之前,例行检查。”MICO捻灭手中的烟头。“这丫头还让我保密。”
“……”季风之隐看向重症监护室里带着氧气罩的鹿子悦,心底绵绵密密的疼,
“鹿子悦,你到底是谁?”
他现在想起飞船上鹿子悦浑身被鲜血浸透的样子,止不住地后怕。


我清醒时发现,季风之隐趴在我的病床旁睡着了。
一头银发柔软的藏匿于被褥间,我轻轻攥起一缕,肩膀稍微一动就痛的厉害,我咬紧牙关不让呻吟从嘴边泻出。
此时彼时,我感觉身体一阵脱力。

我要走了!
每次从这个世界离开都是这种感觉,可这回,我却那么不甘。
因为我没有再回来的机会了。
再见了,
季风之隐,
你要好好的。
我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变得透明、虚无。


季风之隐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还是少年的样子,有一个扎羊角辫儿的小女孩儿,冲他甜甜的笑,梨窝浅浅可爱,他们一起玩耍嬉戏,女孩儿比他小三四岁,他总是让着这个可爱的小丫头。
女孩儿跟他约定好了一起去看星云,一起去她的世界里。
直到有一天小女孩儿突然不见了,他找了她好久。
再后来他感觉自己在梦中长大了些许,走在一条小路上,一个少女蹲在地上抽泣,
他走过去,“你没事吧?”他讷讷地开口,
少女抬头看见他,眼里乍现惊喜,唇角扬起,梨窝浅浅——当年的小丫头长大了!
他深深看了一眼小丫头的样子,猛然从梦中惊醒。
小丫头就是鹿子悦!
他心中狂喜。
可是他发现,面前的床铺空了。


季风之隐看着监控里的鹿子悦一点点变得虚无,
他听见耳边微弱的电流声,和她喃喃自语的声音:“我,回不来了。”
他霍地把监控关掉,心口疼的厉害,他看见她的口型,是“再见了,季风之隐。”
可他不想亲耳听见这般残忍的道别。
他觉得再看有关鹿子悦的一点,都是沧海桑田。
一眼万年。


我从病床上醒来,父母在旁边,闺密朋友站在病床旁,一脸担忧,
“5399床鹿子悦,你感觉怎么样?头还疼吗?”
身着白大褂的医生问我。
不疼才怪。
“好多了。”我答。
好个屁。
医生阴阳怪气地说:“好好一条命,干嘛非要跳楼?”


没错,我穿越过去的方法,是自杀。
真坑爹。
事不过三,我已经这样两次了,潜意识里有个声音告诉我,下回真的醒不过来了。
季风之隐,
我们,有缘无份。
我拼命努力,不想居然真是落个陌路结局。
我把所有的漫画书和周边都烧掉,
浓烟呛得我流泪,我索性哭出声来。
很空很累,小说里失恋的感觉,可我和他恋都没恋过。

评论 ( 4 )
热度 ( 8 )

© 悦酱桃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