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桃子_

透明写手暂时离开,期待我们再次相见^_^

weibo@不可方物爱荔枝皮_

新年快乐〔白秦〕





那天就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一个情人节。

有点紧张。

——秦岚

唔,一个没忍住,就有想过来找你啊。他慢悠悠地写完了,皱了皱眉,把窝成一团的废纸扔进废纸8篓。

字好丑啊。秦岚感叹了一下,不甘心地用脚把废纸篓拢回身边来,两指捻起纸团,打着了从裤兜里掏出来的打火机。

跳着的火舌舔舐着,很快吞没了纸团,意犹未尽地在书房里留下一缕烟。

他吸吸鼻子,好难闻诶。废纸篓里全是烧过纸团留下来的灰,有点极端。

就像他这个人。

秦岚忍不住从兜里把烟掏出来,刚点着,就听见门口有钥匙转动的声音,他回头,

白鹄伴着外面的鞭炮声进了家门。

秦岚闻着一屋子呛人的味儿突然有点心虚。

前者显然没有做好家里突然来了个人的准备,略微错愕了一下,接着脸色不好看了起来。

“你怎么在这儿?”

他问,“我不是说你尽快把钥匙还给我然后……”

白鹄哽了一下,大过年的终究算图个吉利把嘴下的滚字咽了回去。

秦岚把烟掐掉起了身,屋子里没开灯,外面的烟花有一下没一下地照的屋里亮了又灭,连带着眼前的影子也不真实起来。

他想问白鹄,你知道今天是除夕吗,你知道除夕前一天是情人节吗,

……你知道我……我前天晚上就来到这里了吗……

钥匙他很早之前就放在了他们很久以前说好的门口的鞋垫下,还有谁记得?

他突然很想狠狠吸一口烟让自己清醒点,最后把手里的烟攥得紧紧的。

“没事儿不能来你这玩啦……”他尽量让自己哑的不成样的嗓子放松再放松,“小白鹄?”

起码听起来正常一点,起码不能让对方察觉到他整整一天都没喝水……

而对方显然也给足了他面子,依旧是厌烦的语气:“钥匙给我,你走吧。”

秦岚扯了扯嘴角,认命般的走过去,伸手递上那串攥得滚烫的钥匙,

然后他看见那双好看的,攥过他摩托车把手的指节分明的手指,避开了一切触碰他的可能,稳稳地拽走了他用了七分力气攥住的银色金属。

……

门关上的声音很轻,伴着外面最后一束烟花散去的光,白鹄婆娑了一下褪去炙热温度的钥匙,

他想:

秦岚刚刚好像说……新年快乐?
















评论 ( 10 )
热度 ( 53 )

© 酸桃子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