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桃子_

透明写手暂时离开,期待我们再次相见^_^

weibo@不可方物爱荔枝皮_

中秋快乐~

尽量发出来QAQ

这是我们都还年轻的时候发生的故事。

白鹄手里的钢笔温柔缱绻地落在笔记本上,郑重地写下了这么一行字。

他起身把站在桌边炸毛跺脚的爱人搂进怀里,慢条斯理地给秦岚顺毛,“满意了?”

浓厚的麝香味儿铺天盖地的压下来,秦岚满腔怒火也软了下来,他家白鹄的信^息^素闻了这么多年,还是对他影响颇深,尽管这会儿不是他的发^情^期,可秦岚依旧软的要站不住脚,偎在白鹄怀里气呼呼的:“你背着我偷偷去见他,你还有理啦?你就不能跟我打声招呼?我又不是那种不讲理的人……”

越想越气,秦岚索性挣开了白鹄的拥抱,奔着自家的花园就跑走了。

白鹄推了推镜框,自家的老婆什么习性自己还是清楚的,眼下怕是又在和自己闹别扭,虽然没有了香香软软的铃兰味在怀中不免有些失落,唉,人还是得自己哄啊。

“阿岚……是我不对,没跟你说是怕你生气,”白鹄把人圈在怀里,轻啄了一下秦岚的脸颊,“我保证,绝对不会有下一次。”

秦岚把脑袋埋在白鹄的肩头,小脑袋瓜转的飞快,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唔……我不信,除非……”

他把白鹄推到草坪上,抬腿跨坐在那人身上,舔了舔唇角:“你由着我来一回,我才能原谅你。”

媚眼如丝的娇人儿丝毫不知危险,白鹄只觉得下腹一紧,面上却只平淡地笑了笑:“全都听你的,可以了?”

秦岚不应他的话,咂咂嘴唇吻上白鹄的耳廓,湿^软的小舌来回挑逗着耳垂,时不时还嘬上一口。秦岚往白鹄的耳孔吹气:“去那间屋子好不好?你都好久不愿陪我玩儿了……”

白鹄眸色深了深,掐着秦岚的腰把他抱在肩头,唇角抿了起来:“呆会儿你就知道往日日子过的太舒坦了!”

“我……”秦岚刚出声就被大力惯到屋内的沙发上,白鹄压上来的一瞬间,熟悉的眉眼霎时间就唤起了当年的记忆。

……年少、凌厉、学生会主席的a^lpha和胡作非为的社会青年o^mega,秦岚笑得眉眼弯弯,要不是自己的脸皮厚,他们的生活铁定八竿子打不着边。

懵懵懂懂,本以为把他身边的人都撇走,这个完美的a^lpha就是自己的了,可他千算万算忽略了男人身边那个青梅竹马的o^mega,费尽心机让他们渐行渐远,换来自家a^lpha几近癫狂的斥责与愤怒,值得吗?秦岚问自己。

白鹄本在爱人的脖颈间啃咬,突然觉得肩头濡湿了一片,抬眼便看见自家天不怕地不怕的小混蛋泪眼汪汪地啜泣,还咬着手不让自己哭出声来,白鹄一下子就慌了,把人儿搂进自己怀里:“怎么弄的?不哭了,我在呢。”

秦岚只觉得更委屈了,这人欺他太甚,当年他那么不知天高地厚的一个o^mega去放下身段求他,不要身份不要名分,他白鹄怎么做的?把他丢在路边载着他青梅竹马的o^mega扬长而去,说的不是“我不要你了”而是“我只是陪你玩玩”。

秦岚越想越恼,眼泪一发不可收拾,那是他第一次发^情^期……那么狼狈地看着他把自己扔掉……

白鹄看着他委屈得紧,知道八成是又要和他算账了,这事确实自己做的过分,他当时怒火中烧,把自家o^mega的发^情^期忘了,还把他一个人扔在外边,直到回家看见沙发边上一堆抑制剂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火急火燎地把人带回家,慌乱、后怕,他们的第一个夜晚可以说是非常糟糕了。

尽管身体契合度极高,可是自家o^mega秉着第一次你不让我舒服我往后绝不招惹你的心思,日常运动少之又少,甚至连发情期宁可都靠抑制剂强压下去,白鹄抚了抚怀里人儿瘦削的后背,两片蝴蝶骨几乎振翅欲飞,深深皱起了眉:“怎么又瘦了?”

他忽然记起上一回两人因为发小的事不欢而散,秦岚看来这一阵子没好好吃饭,白鹄叹了口气,把人揉进自己怀里:“不要闹了,我把自己送给你……”他轻吻着秦岚耳骨,“嗯?”上翘的尾音饱含情欲,刺刺挠挠的感觉让秦岚缩起了脖子:“不要……”

可是晚了,白鹄手已经不规矩地游走进他的卫衣里,手指捏住红樱逗弄:“阿岚……你的发情期快到了吧?”

秦岚被一只手游弋着摩挲胸前最敏感的点、另一只手探入股^缝间的手搞得几乎崩溃,半是气半是恼地嚷嚷起来:“不要!白鹄我……”我们这样算什么呢?秦岚在白鹄挤进来时浮浮沉沉地想,炮友?爱人?秦岚自己主动背过身去,自己在白鹄身上上下起伏,手指死死咬在嘴里,浮起红痕点点。

秦岚逼迫自己沉浮在欲^望里,不再理会那些抑制不住的情感,他害怕疼。

白鹄看着怀中人吧嗒吧嗒掉眼泪,只是把人拥紧了,
“我会温柔的……”他叹息。

我知道。
秦岚闭上眼睛。
可他贪心了,他们之间从来没有戳破这层窗户纸,感情的问题,永远是横在心里的一道疤。

评论 ( 5 )
热度 ( 45 )

© 酸桃子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