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酱桃_

(*/∇\*)这里悦酱✨
本命咩喋~白秦
叶黄~南孚
周翔
↑↑↑害羞体质
٩( 'ω' )و 自家大旗摇起来
微博:悦酱桃-猫草


来戳我啊💓💓💓

禾风不留白

nine
晚宴

~( ̄▽ ̄~)~其实就是个噱头




秦岚整了整西装的褶皱,望着人群密集的酒店大堂悠悠叹了口气——这么样的应酬,晚上怕是胃会很不舒服了。

“岚岚啊啊啊啊啊——
还没看清人影就被抱了个满怀,稍稍比他高了小半头的男孩使劲儿在他肩头蹭:
“我好想你啊,你说这么久不见你有没有想我?你肯定想我了对不对……”

秦岚哭笑不得,把挂在自己身上的人推出去少许:
“齐路小朋友,注意场合,你这样真的很……”
他歪脑袋似乎在寻找合适的措辞:“很幼稚。”

“哈?我哪里幼稚!哥哥我可是比你大两个月的!”
齐路一脸正气凛然,腮帮子气鼓鼓的:“我这是有一个有趣的灵魂,懂不懂?”

“那你可以说是非常有趣了。”秦岚瞥了他一眼,径直走开,“我可不愿和有趣的人一块玩。”

齐路内心深处深深地叹息:emmm…我以前冷淡一点嫌我死气沉沉,现在又说我幼稚,
秦少爷,您可是怪难伺候了。

晚会最瞩目的人早就到了,甚至一直看着秦岚和另一个毛毛糙糙的小子搂搂抱抱,
白鹄的脸色变了一变又一变,最终选择压下去滔天妒火,笑着看向端着红酒走来的秦岚,“阿岚?”他伸出手来,“晚上好。”

秦岚被这个突如其来的称呼震的浑身一颤
“……晚上好,白总。”

“这么生分吗?”

“……哪里,白总说笑了,”秦岚顿了顿,“毕竟职位是不能乱的,您还是叫我全名比较好,”
他跟白鹄碰了一下杯子,一口干了杯里的红酒,“白总随意。”

白鹄笑笑,带着些恨恨也干了手里的酒。

“刚才那个……?”白鹄状似不经心的问了句 。

“啊,我的助理,齐路。”秦岚笑了笑,
“性子比较跳脱,万一打扰到白总,还请白总手下留情。”

“你们很熟?”白鹄皱了皱眉,齐路,这个人,他还真是没在意过。

“还好,刚出道那会儿他自己找过来的,我觉得挺好一个人,就留下来了。”

“……这样。”白鹄手上紧了紧,这么说来,他不在身边的这几年,原来他也是有人陪的。

齐路……这个人得彻查,不然怎么就是那么巧,赶在当年那个节骨眼上?

“秦岚,今晚可能应酬多,尽量少喝一点,能推就推。”

秦岚有些讷讷的——
他本来就算是今天众人猛灌的对象,新人的联络就靠这个晚宴,虽说自己只是个合作的艺人,可是这场戏做不好,怕是以后别想留个好名声了。
白鹄,你是个什么意思?

白鹄似乎看出来他的心思:“你胃不好。”

“我知道。”可是你也不能让我下不来台。

一时气氛骤急。

白鹄最终选择让步:“我送你回酒店。”
还是不放心,毕竟秦岚的酒品,他还是领教过的。

……

事实证明,上一回秦岚真的对他很好了。

那种发自内心的无力,在他知道秦岚喝多之后爆发到了极点,
他本来想实施的一切酱酱酿酿,被秦少爷完全带到山沟里。
——
“……你撒开我!我要唱歌!”秦岚一把将白鹄推出去老远,抱着电线杆就张嘴:“今天我要嫁给你啦!……”

白鹄把他扯去停车场,还好自己没喝酒,不然这个醉鬼真是……

“唔,这是什么啊?”秦岚扒着车门不肯上去,

没了耐性的白鹄彻底崩溃,一把打横抱起状似八爪鱼的某人塞进后座,锁死车门。

“你是不是不要我了,要把我卖掉?”秦岚斜靠着碎碎念叨着,“我会很乖很听话啊,你为什么不要我?”

白鹄一开始没理他,兀自开车,
可是渐渐觉得不对劲了,后座上的人越说越停不下来,声音都染上了哭腔:
“我不去那里……妈,别丢掉我……唔,我不是废物……我可以看妹妹可以做家务,妈妈……我不要……不走……唔……”

白鹄一脚踩了刹车。

夜色沉沉。


评论 ( 6 )
热度 ( 4 )

© 悦酱桃_ | Powered by LOFTER